earth air water fire

鼻子不舒服,睡不着。小时候好像还没什么问题的时候,记性蛮好的,后来可能是戴眼镜原因(两镜片重量不一样),可能弄成了鼻中隔偏曲,现在被称为鱼的记忆……很苦恼……很苦恼……

每每听这首歌就能想到我的白月光,我的朱砂痣,很想给他听这首歌,可是没有机会,也不能这么做。

nostalgia

很美的单词

可细细欣赏

2014年秋天的小诗一首

微风裹香行,白云天上停。醉人迟迟缓,叮当作午息。

  这个地方是小区的门球场,三面由爬山虎围成,一面是一栋楼,这栋楼也避免不了爬山虎的亲昵。
 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的样子,爬山虎茂盛时,一片墨绿。光透过爬山虎的场景特别美,很梦幻——墨绿的植株是阴凉,光是明亮,明暗交替,像躲在深山里的精灵堡垒。
  可能打门球的老人们专心球场,不会注意到这番美妙。不过现在打门球的机会,大概越来越少,这里快要拆了吧,大概是为了拓宽马路,为了建设。
  我得说,我的童年已经泯灭了,我的小学初中,为了“发展”和“建设”,已经夷为平地,春日甜蜜蜜的槐花,夏日凉悠悠的小渠,秋日明艳艳的落叶,冬日荒凉冷漠的枯枝,已经确确实实地,成为了回忆。...

我的第一步智能手机,金立的。没有p过,可能加过滤镜,不过可能性很小。对比现在,果然小米的拍摄功能很渣,同学的vivo即使拍照水平很差照片也依然很好看,iPhone就更不用说了……
  想单独买的拍照的手机orz
  现在回想,当时拍出这样的照片也很难,金立那个手机对焦太难的,明明可以对出来(大概是这样的用语),可是又全部虚化了,不过拍出来还是很好看,就是需要几分钟待在那里。现在停在一个地方拍照会有些害羞,真想拍死这样的自己,观察美留下美是很重要的事情啦!

过去幸福的两件事

  和一个玩galgame的小网友聊天,从galgame聊到了科幻小说,他还在群里发了一张galgame的截图。我感觉我回到了n年前玩风闻小镇的伯爵大人的时候(我居然还记得名字),非常简短的乙女游戏,我当时也只是偶然下载。通关结局很好的游戏,心里还是会很开心,是同游戏里的主角开心,产生单纯直接的共鸣,而不是因为通关。
  后来我们又说到科幻小说,是此后的一两年的事情,我刚看完三体,马上又把大刘的其他短篇小说看了,为之震撼,并为三观的塑造添砖加瓦。可惜没有全部看完,这个假期可以补一补。
  说真的,这两件事真的使我幸福,我很难说其中的意义何在,但即使的回想起,从别人唤醒...

  梦到奶奶没有痴呆症了,电脑手机玩得溜溜的,还大老远找我玩,虽然可能是为了见网友,莫名有点神叨叨,回去还不小心掉水池里,我把她的衣服的水尽力挤掉,坐车回家把薄外套脱下来遮住她的头发,免得让她感冒。这俩车也蛮奇怪的,要上车时有两个漂亮的小姐姐看到奶奶,便让我们先上,坐座位,车上还有戴头巾的人,像印度的还是非洲的。
  回家了,她还能主动开电脑,打开qq,打开qq空间,玩游戏,和别人聊天,发照片(虽然不是她本人照片),哈哈居然还是个网骗。
  我真的很爱这样的她,能多陪我很多年,能快乐地离开这个世界。可这只是梦里。

实在不害臊地说,我很久以前也拥有这样的敏感和文字能力,可现在都已湮灭。
  对于她所谈论的事,我和我家人早已对此有过简略讨论,结果和她大致相同,只是我一个连自己生活也管理不好的人,实在做不到什么,只能徒添烦恼。
  但无论如何,都要去努力思考。

良性变化

很喜欢看别人化妆的视频,同看画画的视频。

1 / 44

© 席观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